我是在香港從事金融業的初級職員。我無須工作到凌晨四時,但我卻希望長時間工作

eFC logo
Misty city

如有閱讀我之前在本網站刊出的文章,您會知道我在中國大陸長大,剛在倫敦完成學位,最近一年於一間美國投資銀行的香港辦公室任職前台分析師。同時,您亦會知道我最近經常工作至凌晨四時,甚至於週末也在工作。故此,我沒有參與任何社交活動,但我從沒為此擔心。

您也許不會知道,我是主動請求長時間工作的。其實,行內人都知道,我任職銀行的工作文化相對良好,亦不會強逼初級職員每晚工作至三更半夜。

不過,身為在香港拼博的年輕金融從業員,必定會面對來自同儕的龐大壓力。駐香港的美國和歐洲公司聘有數以百計的分析師,如不設法逼使自己增加工作量,便無法在他們當中脫穎而出。每個人都雄心勃勃,因此您也必須如此。

雖然我畢業於名牌大學,開始上班後對工作亦應付裕如,但是我接觸的同輩幾乎全部也是如此,假如三年後我決定要轉到另一間公司工作,他們就是我的競爭對手。

今年年初,當時我只工作了幾個月,我突然發現自己在工作上已跌入舒適區。我在銀行工作初期,一切都十分順利。當經理指派我負責處理日常工作時,每次都有足夠時間作詳細的工作講解,而且團隊中每個成員都十分樂意回答我的疑問。

因此,我決定:我必須爭取更多工作!我任職銀行 (以及其他銀行) 的一些初級職員,當時已經要負責更多 (且更複雜) 的交易,我必須避免自己落後於人。公司接納我提出增加工作量的請求,而我最近亦獲派負責協助進行兩宗實時交易,若非主動爭取,我就沒有這些機會了。

這些額外工作使我的工作時數增加了幾個小時 (在此之前,我大約在晚上 9 時或 10 時下班)。不過,這樣做是值得的。假如您在處理額外工作時表現出色,其他人就會開始信任您有能力抵受工作壓力。只要能夠成功在銀行內建立更緊密的人脈網絡,更多 (及更有趣) 的工作便會接踵而來,從而形成良性循環。

身為初級金融從業員,您必須主動爭取額外的工作,其他人便會更加重視您。不過,這種做法亦有其風險。有些與我同年紀的朋友在香港的其他銀行工作,由於背負過多的工作,工作表現不如理想。結果,他們成為表現欠佳的員工,與其原意完全相反。您必須取得適當的平衡。

Nancy Hwang (非真名) 是剛進香港一間美資銀行投資銀行部一年的分析師。

Related article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