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滙豐來到香港的一家中資銀行工作,最令我震驚的事

eFC logo
Left HDSBC joined Chinese bank

去年,我辭去了香港滙豐投資銀行主任一職。但我沒有加入渣打、高盛或花旗——我來到一家大型中資銀行就職。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此前從未在一家內地公司工作,以至於(至少可以說)我經歷了一次巨大的文化衝擊。

令我感到最驚訝的是,絕大多數中高層人員已經在公司工作了好幾年——而我作為一名新員工就顯得尤為突出。現在我了解到較高的人才保留率不僅在我所在的公司常見,亦在香港和中國的所有中國投資銀行中很常見。

西方銀行經常挖競爭對手的副總裁、主管和總經理,而中資銀行則畢業生開始培養其至高層。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我認為這是因為中國人更注重人際關係而非個人業績。這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自己人」放在第一位。

當我加入這間公司時,便清楚知道,這裡的同事之間建立的關係比在我曾工作過的西方公司更穩固、長久。作為中資銀行的員工,對你的評估主要取決於你的工作任期和人際網的優勢,而年度業績則是次要的,即使對像我作為投資銀行高層的職務亦是如此。

這樣的狀況影響重大。由於公司文化並非以業績為導向,因此你可以在公司「生存」更久。表現一般甚至平庸的員工如果已經在公司工作一段時間並與同事保持良好關係,便可以得過且過(即避免被解僱)。

相比之下,在西方公司,只有當你每一次都取得良好的業績時,你才可以很好地「生存」下去。你所屬的銀行和客戶每年都會要求你獲得良好業績——如果有一年未達標,你就會被出局。在中資銀行,對業績不佳的容忍度更高,尤其是如果這種情況是暫時的。其中亦因為內地客戶會給予你更多的迴旋餘地。如果你與他們建立起信任關係,他們則會理解你所經歷的任何起伏,並給你時間糾正錯誤。

相比在西方銀行,獎勵、聘用及繼續用人則是基於效率和業績。儘管他們有所謂的「內部流動性」,但如果美國或歐洲銀行有新的職位空缺,通常會考慮外部候選人員,他們甚至優先於在職員工。

由於在另一家公司的出色表現往往勝過內部經驗,因此人們不斷從一家西方銀行換到另一家工作。銀行自身也在不斷嘗試注入新鮮血液。而這種情況很少在中資銀行發生——他們沒有這種不時地僱用及解僱員工的「習慣」。

中資銀行「穩定員工」的思想存在不利的一面。如果你保持對公司的忠誠,你最終可能會成為高層,但你的晉升將會非常緩慢。高保留率意味著許多其他忠於銀行的人員將在晉升隊列中排在你前面。與西方銀行相比,中資銀行不常開放新的就業機會。

不過亦存在有利的一面。由於團隊穩定,每個人都習慣與彼此合作,問題通常以快速有效的方式得到解決。然而,我不會說中國的銀行人員工作不夠努力,因為他們的業績評估標準不一樣。例如,我的同事們非常願意在星期五晚上-八點安排會議——這在滙豐很少發生。

努力工作以創造更美好的生活是中國人心態的一部分。我們中資銀行亦不會在星期五悠閒度日。

Preston Zhao(我們使用化名保護身份)是一位香港投資銀行家,於2017年加入一家中國公司

Related article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