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香港的獵頭人員: 銀行以各種「詭計」來剝削獵頭業

eFC logo
我是香港的獵頭人員: 銀行以各種「詭計」來剝削獵頭業

我曾是私人銀行家,而現在則是負責在香港尋找私人銀行家的獵頭人員。與這些聰明機智、負責管理亞洲頂級富豪及家族資產的應徵者打交道時,我通常都會遇到一些問題。但是最近我所負責的銀行,特別是其人事部門則令我頭疼不已。

我並不是在談論面試後反應不足等一般問題,而是招聘過程中有人以狡猾甚至不符合道德原則的方式行事。讓我提供三個截然不同的例子,以說明我的觀點。

香港某間亞洲私人銀行最近聘用了我所提供的應徵者 (在我的協助下完成了整個面試過程)。然而,在提供聘約時,銀行卻要求該客戶經理表示自己是直接申請相關職位,並未透過我來進行申請。顯然易見,這並不是實情。

應徵者不想失去這個理想的職位,所以最終妥協並接受了相關聘約。雖然這名 RM 利用了招聘人員所以亦有責任,但銀行以這種卑鄙的手法來避免支付我的介紹費用亦非常不明智。在這種情況下,我向該銀行的 CEO 就其人力資源團隊作出了投訴,並表示我的獵頭公司將不會再與他們合作,同時保留追究他們將我提供的應徵者當為直接申請者的權利。

當中主要問題在於人力資源部門的人才招聘人員因個人財務動機,而不願與獵頭公司合作。因為只要他們直接招聘成功 (不使用招聘人員) 的比例越高,其年度獎金就會越多。

現在,我再舉一個香港私人銀行表現欠佳的例子。前幾天,我與某間歐洲公司開會,期間被問到我將會在哪間競爭對手銀行中尋找新的 RM

在我提及銀行名稱,並就相關銀行家適合的原因作出說明之後,這間歐洲公司的人力資源團隊在不久後就透過 LinkedIn 向相關銀行的所有 RM 發出訊息。同樣,這亦是一種會招人怨恨而狡猾的處事方式。

人力資源人員亦應該明白,亞洲的私人銀行業消息十分靈通,所以他們行事之後不久我就知道了他們的所作所為。想對私人銀行家進行挖角並不容易 ( 2019 年想聘用人員簡直是一場噩夢),因此剝削獵頭公司對人力資源部門來說最終亦沒有好處。對比金融服務業中的大部分部門,他們這個部門更需要我們。

如果還嫌不夠,我可以再舉一例。最近,我與一間香港的美國銀行合作,該銀行需要聘請新的 RM,並有相關職位空缺。我所提供的應徵者在首三輪面試都表現出色,而招聘經理 (高級市場負責人) 亦感到非常滿意。但後來其上司 (本地的私人銀行負責人) 在最後一刻令整個招聘告吹。

不僅應徵者被拒,而且所有空缺都被撤回。顯然,這位上司從一開始就知道有相關職位空缺,如果他有任何考慮,大可在更早階段就收起相關空缺。那麼,為什麼要等到最後才收起? 完全是因為銀行內的政治鬥爭。市場負責人與其經理早已不和。後者認為這是對付前者的好機會,但最終受害的卻是我和應徵者。

當然,這三個都是較為極端的例子,但三件事都是最近才發生,所以亦令人感到擔憂。亞洲的私人銀行都在拼命對 RM 進行挖角,而我只希望他們在聘用獵頭公司時會尊重對方。

Photo by Steven Roe on Unsplash

Have a confidential story, tip, or comment you’d like to share? Email: smortlock@efinancialcareers.com or Telegram: @simonmortlock

We are on Telegram! Join us now 

Related articles

Clos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