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過往 9 個月對香港銀行家來說是黑暗時期

eFC logo
為何過往 9 個月對香港銀行家來說是黑暗時期

如果您是亞洲投資銀行的一份子,過去的 9 個月可能會過得不太順利。中美貿易局勢越催惡化、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加上反政府抗爭活動席捲全城,種種因素令香港陷於經濟衰退的邊緣。

數據供應商 Refinitiv 的最新數據顯示,亞洲 (日本除外) M&A ECM 交易金額比同期大幅下降,所以對於香港及新加坡的投資銀行家來說情況可能會更為惡劣。2019 年首 9 個月的亞洲 M&A 交易量下跌 21 5,393 億美元,而 ECM 則與去年同期相比下跌 20 1,555 億美元。

對於項目經理來說,同樣有不少令人沮喪的消息。Refinitiv 所追蹤的 12 個行業之中,在過往 9 個月內,日本以外的亞洲地區只有消費必需品的交易量呈現上升趨勢。過去亞洲銀行家最看重的行業,則面臨最大的跌幅。醫療保健以及媒體/娛樂近年來都是中國的高增長行業,而現在則分別錄得 27 36 負增長。

然而,今年截至目前為止,亦非所有亞洲投資銀行家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最新的 Refinitiv 數據顯示,相關地區的 DCM 交易量與 2018 年相比錄得 36 增長,達 20,513 億美元。當中約 75 (15,369 億美元) 來自中國地區,交易量增長達 48%。

話雖如此,當中亦有不少問題。隨著中國在亞洲 DCM 交易中佔據主導地位,與中國企業保持密切關係的中資銀行成為最大得益者,而中信證券更在截至 9 月的最新 Dealogic 亞洲 (日本除外) 銀行 DCM 收入排行榜中名列前茅。另外中國證券和海通證券在 DCM 方面則分別排名第二和第三,當中排名最高的環球銀行為匯豐銀行,位列第七。

儘管中資銀行長期以來的承銷費一直低於西方銀行,但隨著市場競爭日益激烈,他們亦正改用全新做法。根據彭博 (Bloomberg) 報導,在 2007 年,出售中國企業債券的平均收費一般是交易額的 1% 或以上。去年,這項收費降至只有 0.44%,而不少交易的收費甚至設於 0.1% 或以下。儘管中資銀行的 DCM 職位工作可能會相當忙碌,但薪酬卻不一定能高於環球銀行。

Image credit: Stephanie_Zieber, Getty

Have a confidential story, tip, or comment you’d like to share? Email: smortlock@efinancialcareers.com or Telegram: @simonmortlock

We are on Telegram! Join us now 

 

Related articles

Clos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