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搬到新加坡」: 引渡條例修訂令香港銀行業人士對未來感到擔憂

eFC logo
「我希望搬到新加坡」: 引渡條例修訂令香港銀行業人士對未來感到擔憂

在香港備受爭議的引渡條例修訂現已被暫緩,但此爭議已使一些金融專業人士質疑他們應否長遠在香港居住。

「雖然我個人並不擔心自己會被引渡到中國,但我擔心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會因為這個法案而受到負面影響。 所以我想搬到新加坡。」一位不願透露姓名,於全球主要銀行工作的銀行家表示。

當地香港銀行家指出,香港獨立的法律體系一直是香港比上海更適合作為金融中心的「明顯優勢」。 「但引渡條例修訂有可能將我們引渡到大陸法院受審,破壞了法治——毁滅了香港的獨特之處。 有一天銀行可能會問自己「香港和上海還有什麼不同?」,我們應該轉移到新加坡嗎?」

香港一間美國銀行的董事同意這些說法。「像我們這樣的銀行在香港開展業務,是因為相信這裡的法治。 該條例修訂是另一個跡象,顯示香港正朝著錯誤的方向轉變,這令我覺得很難過,」他指出。

雖然擁有龐大本地基礎建設的全球銀行不會在短期內在香港縮小規模,但新加坡的靈活金融技術和買方業務可能會令各銀行開始更加關注。 在星期三,GMT Research 的創始人 Gillem Tulloch 是首批表示可能將其小型公司搬遷至新加坡的香港金融專業人士之一。 他擔心其經常對內地公司的批評研究報告,使員工容易受到中國的虛假指控,這些指控可能被用作引渡他們到中國的藉口。

與此同時,過去幾天抨擊引渡條例修訂的抗議活動似乎獲得了大量香港金融界支持。

「雖然 2014 年的雨傘運動涉及較廣泛的民主代表問題,但目前的抗議活動是關於一項被認為對商業活動有害的法律,一位駐香港的交易員出身,現任職獵頭公司的人士指出。」 「所以有很多在金融業工作的人極力反對條例。後期的抗議活動可能是由學生主導,他們已經演變為更加激動,但上星期日他們相比顯得較包容,參加抗議活動的也包括許多白領專業人士。」他補充道。

我們採訪過的銀行業人士表示,雖然他沒有參加遊行,但很多同事和客戶都有參加。 「我支持抗議者的目標,但不支持他們所有的抗爭手法方法。 他們告訴全世界,這裡發生的事情令人震驚。」他補充道。

獲得大力北京政府支持的香港行政長官的林鄭月娥表示,香港需要引渡條例修訂,以防止香港變成逃犯的「天堂」。 早前3 月在商界 (包括銀行) 的遊說後,香港政府減少了引渡協議所涵蓋的違法行為清單項目,刪除了九類金融犯罪,包括破產、證券和期貨以及知識產權罪案。

這位最初來自英國前交易員指出,這種讓步對金融界的反對情緒幾乎沒有任何安撫作用影響。 「這不僅令當地人感到憤怒,連外國人也感到憤怒。 突然之間,任何在香港生活,來自各個國家的人都有可能因為言論而被引渡到法治基礎薄弱的中國,」他補充道。

Image credit: LewisTsePuiLung, Getty

Have a confidential story, tip, or comment you’d like to share? Email: smortlock@efinancialcareers.com or Telegram: @simonmortlock

We are on Telegram! Join us now 

Related articles

Close